謝明勳 (打狗鐵道故事館創館館長)

台鐵高雄港站終於在2010年10月24日縱貫鐵道全通紀念日當天,以「打狗鐵道故事館」的新面貌開門營業。高雄港站的保留與再利用,成為小型的鐵道博物館,無論在都市更新開發,或是鐵道文化資產保存,都具有特別的象徵意義。

高雄港站作為高雄的第一個火車站,也是南台灣現代文明的發源地,從1900年到1941年,他是打狗停車場,打狗驛,高雄驛,是這個新興城市最重要的門戶。1941年之後,隨著都市的擴張,新的都市計畫實施,高雄驛也遷移到現在的高雄火車站位置,縱貫線的旅客列車轉移到新車站,但是老車站仍然擔負著全台灣最重的貨物運輸角色,一直到2008年停業前夕,他以高雄港站的名字,雄霸台灣最大貨運車站地位。

即使是最大的貨運火車站,也終將不敵公路貨運的發達,鐵路貨運年年走下坡,南高雄重工業出走,加上都市中心的向外擴張,高雄港站以及連繫周邊前鎮車場、高雄機廠、中島車場、草衙車場、苓雅寮車場的臨港線鐵路,造成市中心存在50多處平交道,竟然成為高雄市民眼中的交通毒瘤,欲除之而後快。

2002年葉菊蘭代理高雄市長,趁著舉辦高雄燈會之際,將愛河最靠近出海口的臨港線鐵路橋鋪上木棧道,燈會結束後耍賴不拆,從此臨港線火車再也無法繞著高雄市區行駛。接下來,大家都把腦筋動到這條廊帶上面來,要建自行車道,要建輕軌,把台灣僅有的一條環狀鐵路凌遲的柔腸寸斷。

高雄港站近年來最大的破壞,是由捷運建設造成的。110年的老車站正好也是捷運橘線的終點西子灣站,於是扇形車庫、南號誌樓、貨物月台、站內股道,都在2000年前後被捷運工程拆除。捷運通車後,當然也不可能把它復原。不過,對高雄港站最大的浩劫,應該是2008年的臨海二路貫通計畫。這個案子是將一條30米寬的「計畫道路」從高雄港站最核心的區域橫切過去,說是提供哈瑪星地區便捷的聯外交通和停車場。

許多人知道這個案子之後,才驚覺有這麼一條計畫道路,更驚人的是,整個高雄港站站區竟然已經被劃為商業區、住宅區,等著都市更新開發賺錢。我們(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)透過各種管道向市長室表示關切,經過幾次的會議和會勘後,市府為了消化這筆營建署補助的3600萬元,仍然執意要建這條計畫道路,不過承諾會使用可逆式工法,並且保留扇形軌道。這個事件,讓我們對市府團隊失望透了,不過卻也催生「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」和「縱貫線鐵道保存協會」,2009年開始從另外一個角度切入高雄港站站區的保存運動。

2010年6月文化局長史哲約「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」的前後任召集人劉秋兒和李宇軒,以及我一起在局長室討論高雄港站的都市計畫案,以及如何兼顧鐵道文化資產保存。老實說,那天我是不太客氣的,我把謝長廷時代燈會環港列車,林欽榮局長推動的博物館群計畫,高雄港站作為鐵道博物館的承諾,乃至現在端出來一份未經公民討論的毀滅性都市計畫,看做是一場大騙局。根本沒有永續性的文化政策,只要看到工程建設,碰到都市開發,文化政策就會轉彎,甚至消失不見。

從多年來和市府交手的經驗,我對這樣的會談並不抱有什麼期望,乾脆跟史局長聊眼前那套真空管,還有鐵道模型。想不到局長小時候玩過鐵道模型,現在仍然無法忘情,希望我們幫忙做一套高雄港站的鐵道模型場景。接著我隨口一提,既然高雄港站已經裁撤,高雄站長還要花精神花錢管理這個空殼子,乾脆文化局出面來認養好了,我們來把它做成一個小型的鐵道文化展示場,裡面擺放高雄港站的全景模型。沒想到,史局長劍及履及,馬上透過管道向臺鐵局接洽高雄港站認養事宜,同時也從文建會那裏爭取了一筆錢做為委託營運費用。

高雄港站的認養牽涉到幾件事,老實說,我本來並沒想到那麼快就可以促成。主要是高雄市政府正為了高雄港站站區的都市計畫,而和業主臺鐵局僵持不下,氣氛實在很差。對台鐵來說,好不容易有一大塊地皮可以開發賣錢,但是都市計畫卻限制一堆,除了計畫道路之外,又要劃設公園用地,又要劃出特種文化用地,眼看著都無利可圖了。然而高雄市政府也承受我們這些文史團體,甚至在地住民的種種壓力。所以雖然被列為台灣五大都市更新區域,卻遲遲無法核定最終版本的都市計畫。

我本來的想法,高雄港站站區地質很弱,周邊開發強度也不足以有效賺到錢,蓋了大樓充其量也只是多了一些賣不出去的空房子,但是哈瑪星和鹽埕埔地區卻少了珍貴的完整都市開放空間,所以一直反對高密度開發的版本。我認為應該把這裡的台鐵權益,也就是可以賣錢的容積,轉移到其他台鐵站場,例如前鎮車場和高雄機廠,那裏的房地產可以比高雄港站這邊好脫手呢。不過,前鎮車場那塊區域,其中的90%屬於高雄縣,高雄市範圍只有10%,配合都市計畫的通盤檢討和容積移轉困難重重。沒想到,2010年12月25日的縣市合併,卻為這個構想找到一條出路,最近的情勢發展,似乎也朝著這個方向走,如此一來,高雄港站站區的最大限度保存就很有希望了。

高雄市政府都發局也因此轉向,展開高雄港站文化保存與都市再發展徵圖,以100萬元首獎獎金鼓勵個人或團隊提出這個區域的開發構想,最佳的設計概念,甚至將來會作為這個區域的都市設計準則。

2010年10月24日開館的「打狗鐵道故事館」,是這樣的政治和文化氛圍下踏出去的第一步。這個故事館在鐵道文化保存、展示、推廣的層面上,把廢棄的老車站保存下來,藉由博物館展示的專業手法,以實境展示及研究取向,創造台灣其他所謂鐵道博物館或文物館所沒有過的全新詮釋方式。我認為他應該忠實呈現1960-1970年代台鐵貨運全盛時期的氛圍,對外地旅人或在地民眾,提供原汁原味的時代氛圍,所以展場並沒有雜亂的展示牌,我們以導覽人員、二維條碼、甚至物件、空間本身來說故事。目前為止,這樣的展示策略是成功的,尤其受到外籍旅客的好評,曾有日本來的訪客,看到這樣的呈現,回想到昭和時期的國鐵標準車站,而大受感動。

除了展示場域外,我們也首創了鐵道資料室,這裡陳列鐵道文化協會以及研究者提供的鐵道圖書資料,還有1951年開始迄今的「鐵路公報」,提供最完整的第一手研究資料,加上免費的無線上網,坐在古老的木製鐵路局書桌研究,實為鐵道迷的至福!期許這間小小的資料室成為台灣鐵道文化研究的重鎮。

故事館每個月舉辦1-2場次的「鐵道文化講堂」,邀請各個領域研究的專家,來館專題演講,和有興趣的民眾互動,至今舉辦兩場頗受好評。開館迄今,也有幾個團體借用故事館的室內空間或是月台,舉辦研習活動或是說明會,未來故事館仍將繼續扮演推廣平台的角色,積極參與社區文化事務,包括社區總體營造,邀請社區鄉親、過去的從業人員,甚至在這裡搭船到金門當兵的歐吉桑,來做口述歷史。我們也和哈瑪星文化協會、鹽埕埔文化協會、文化愛河協會、觀光導覽協會、鼓山長老教會、武德殿建立夥伴關係,把這裡建立為一個window,一個認識哈瑪星社區和高雄歷史的起點。

在另一個層面,我們的策略是把鐵道故事館作為未來高雄鐵道博物館的先驅計畫。有了故事館,我們才能進行鐵道文物,甚至車輛的蒐集保存,目前文化局已經展開蒸氣機關車的搬遷展示計畫,不久的將來,大家可以在這裡欣賞2輛具代表性的大型蒸機DT609和CT251,我們將招募志工一起來修復老火車頭。進一步,我們也將促成高雄機廠保存的各種形式貨車在這裡保存展示,期待10年之後,我們終將有一座以貨運為展示主軸的大型鐵道博物館。

因此,現階段的鐵道故事館也扮演著教育民眾,推廣文資理念的重責大任,我們希望民眾藉著故事館的展示和活動,可以認同這個場域進一步作為鐵道博物館的文化價值,而不是單單蓋房子賣錢了事,形成共識的路還很漫長,有待大家一起努力。